网钩一族
           
 

家里来客人我最近时间也不多,基本要待到7月20号以后了。但是黄泥川牙鲆来了,而且个头还很大这谁能做住。昨天正好客人累了在家休息一天我赶紧群里喊人黄泥川甩牙鲆啊。他们还说没有钓箱让我带钓箱,我说带个麂子啊,就去了就能钓到么?哈哈

昨天主要期望还是寄托在小棉花身上,毕竟他老去黄泥川船路,牙鲆手法还是很厉害,但是满海鱼就是不吃钩啊一点辙没有。

满海花霸子,上了一条雀黑,居然从嘴里吐出来一条燕鲅,小不点的燕鲅啊。

他们钓牙鲆,我寻思用vib抽花霸子,结果花霸子嫌vib大也咬不住,竟上雀黑了。我还寻思牙鲆,给天涯激动一场。

看vib上鱼天涯也换也上了一个雀黑。时间就在断断续续上雀黑中度过。关键雀黑也不多啊,一人一条,除了小棉花,因为小棉花饵太大了,执着等牙鲆。

盖也中了一条雀黑,合个影吧,平时钓这玩意都不拍照片。10cm卷尾都是奔牙鲆来的。

2点田哥也来跟我们汇合,满海跑也没有鱼,也是钓雀黑。
期间小棉花在船底中了一条大鱼,开心的喊,来了!没摇几下就脱钩。我说牙鲆么,棉花点头说这条肯定不小。哎可惜。主要我说点原因,曲柄钩船底直上直下很容易跑鱼的。如果是铅头钩必中。这个经验田哥和女子组都说过。

船绑在那没有口,用机器顶着钓还是没口。临走吴栋高上了一条不够斤的小牙鲆,很小一条。小牙鲆身上有伤,因为今天钓太惨他给扔桶里说喃谁回家炸偏口吧。

6点10分田哥船上了一条3~4斤的牙鲆,发群里。我们赶紧过去找他,但是天色已晚。
天涯和吴栋高都收杆了,只有小棉花和盖还在执着的甩。吴栋高说太累了甩了一下午啊,膀子受不了了。
我说喃甩啊!不死心一直到7点往小平岛回来的路上,找到一个大高疆子,我给绳子绑上,又给竿组装起来。

溜子太大下不去,换30g铁板,腾腾腾。雀黄一个。不大哈照片拍的显得大。

手拿看,雀黄。

海里花霸子起了好几次拍子,吴栋高分析是鲈鱼追上来了给,我们一顿甩也没有口,花霸子群太厚了。

我建议你们下次带小鱼皮钩上船,我今天本来想带的,结果走太急了,忘了。不行用花霸子闷底试试可以。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按鱼种查询
 
 
辽ICP备090029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