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钩一族
           
 

胶黏细碎,我一看牙鲆没有口,钓雀黑得了,结果两个硬汉,胡子哲野,丛导演不钓雀黑,一直死磕牙鲆。海岸听涛同学比较变通跟我一起钓雀黑,基本都是我俩钓得。老王同学从到地方就开始不舒服。今天还上浪涌也挺大,起伏在1米多。一般人抗不了啊。老王说以前出海也没遇到过涌没想到今天居然有反应。我说多练吧,以前比这小得涌我都打窝子不怕你笑话。到5点半老王实在抗不了问能回去么?我说不行啊,大家都钓一包劲。要不你穿救生衣我开岸边你游上岸得了。老王会游泳,我开岸边他一个高蹦海里爽了。告诉我一拔凉就不晕了。过会在岸上好了直蹦要上船。岸上好几条野狗撵他嗷嗷叫。

胡子一直硬到最后也没上牙鲆。丛义峰在刮掉一个挨骂vib后,最后服软上了两个雀黑。剩下都是我跟海岸听涛得收货。饵是整条得花霸子,其实饵也挺大啊,要是有牙鲆也咬了,就是不开口。我一下午都在用鱼皮钩钓花霸子,爱买花霸子也不歹钩啊。气得我都想下网。

雀he也行啊,总比空军回家强。今年牙鲆没有去年多。但是个体较大。目前只有网钩一族2号田哥船保持牙鲆不败记录(出去每次都能钓到牙鲆)1号现在只能钓雀保底了哈。也可能是跟下午场有关系。周六两个精华帖得奖参加,不行咱们早点走。看看早上有没有牙鲆钓。

装备一点不差啊,几块十几块一条得贝克力饵,艾玛vib。丛导演反复用他那个艾玛vib据说好100块钱了,我说不惜用吧下面太刮了。没有口什么都多鸡蛋啊。第一次刮底我起锚给他弄下来了,我说你再用刮底我不管了哈。第二次他没放声自己默默拔断了,哎,我都心疼。


只能悄悄得跟海岸听涛讨论花霸子得泳姿。期间海岸听涛一个大钝口切线了。我说5号前导线可能是细,果然,疑似牙鲆哈。黑鱼很难切线。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按鱼种查询
 
 
辽ICP备090029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