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钩一族
           
 

昨天在快手发了一个我仓库里拿出来的老渔轮,当年旧货市场买的,买的时候好像就是96年,已经是一个洋垃圾了,估计日本垃圾箱捡的回大连破烂事常卖我今天哈大了。。 我觉得钓鱼我不行,但是泡,喃一般人是泡不过我。搜狐uc5个小编也泡不过我喃信不信。 主要还是我这个人有生活。混在社会底层长大,昂,小时候爹妈上班所以我放学白天到处玩。坐公交车,自己画的板票,那当有一个是联票,所有车,除了联营都能坐。

从小就爱钓鱼混迹大连各大岸钓钓场。 也爱买渔具,没有钱,小孩,攒点压岁钱,但是去渔具店多少就买点钩和线啥的。买一次伸缩的海竿都算是大件了。回家还掩着藏着怕父母看到。因为钓鱼耽误学习,所以一直都是受阻的。

当年昂,姊妹楼体育用品地下的渔具柜台。鸟语花店,还有潜水渔具。都是我的据点啊。

友好广场的姊妹楼,我以前最爱去的地方,渔具店好几家。主要代表的就是鸟语花店。记得还有2楼,上去那个木地板吱嘎吱嘎的响。我觉得200斤大胖子都不让上楼。
在鸟语花店结识了中国钓鱼杂志,还有辽宁钓鱼杂志(好多错别字)挺贵的好几块一本。后来我就买的钓鱼报纸,也样的,也是满篇的钓鱼日记,有写写的有点濑胡。我估计可能都是编的,但跟武侠小说一样,看起来神乎其神。最后有的钓鱼报纸都是送的因为上面有广告,所以我还是觉得中国钓鱼杂志比较好看。

下大雪的冬天,手握着油墨味的新出的《中国钓鱼》,坐在2层大巴19路的第一排。鞋底的黑色的雪水慢慢的滴在地板上。旁边坐的小孩用手给车窗上的冬霜做出来一个小脚丫。车开到友好广场转盘,因为是双层巴士,一拐弯所有人都跟着向右倾斜。而我却充满喜悦的嘴角上扬的看着手里的杂志!现在仿佛还记忆犹新。那当有打电动的,有踢球的,还有小混混卖黄碟,还有早恋的。唯有我这昂,唯我独尊昂,这么小岁数就这么清新脱俗起来,唯有静静坐在水边,和看钓鱼书才是最幸福的时刻。


这一本杂志好像也要5块钱啊,真挺贵。当年房价才2000一平,一碗拉面才1块5,大肉3块5,公交车昂,会画画的都不要钱。所以我后来办了一个甘井子图书馆的图书证,这下好了。每个月杂志刚到,我便第一个抢到手先睹为快。
我后来琢磨我现在这么能泡可能也跟我泡了好几年图书馆有关系。


渔具,最早的海竿在北京街电车道边,叫大连钓鱼协会的一个店里买的,那里面的营业员穿着土黄色的大褂,带着蓝色的套袖,里面的光线暗暗的就跟合作社一样。1999年。因为那里的渔具确实很便宜,比姊妹楼要便宜多了。一套海竿2米1+一个非常简易的纺车轮基本上就是两哈塑料做成的,摇起来吱嘎响。好像才30多块钱。轮子没到1年就坏了,那把竿我居然一直用到2010年,厉不厉害。导环全都锈掉了。


当时听大人说买轮就要买金属头的,买竿就要买碳素的,所以很痴迷啊,就像现在痴迷大奔一样。但是还买不起。有一次在大同街破烂市场,是不是叫大同街,反正就是现在体育场奥林匹克那个位置吧,遗迹已经全无,老街道全都拆了哈。


那块主要是卖服装旧货。各国的衣服,到大连后洗完用熨斗熨好。有的品牌的甚至还干洗一下,然后就在那块卖。当时外地人都说大连人穿的洋气,其实有不少都是穿的洋垃圾旧货啊。
后来还有人说那些都是国外死人身上拔下来的衣服。其实现在想想哪有那么多死人,估计也是国内服装厂放的话。我估计就像咱现在小区里有服装捐献箱子那种。国外也有垃圾箱,然后被海员带回来。在码头都是按斤称批给贩子,贩子回去洗干净干洗了,然后挑出来品牌,就在大同街卖。有的品牌的呢子大衣什么的都能卖上百,贩子当然也不会告诉你是洋垃圾,就说是国外的服装厂的样品。
那些衣服兜里还有钱,各国的钱,台湾的,韩国的,日本的。看起来面值还挺大,我记得我还翻出来过50旧台币。当时他们说一碗面条都吃不上。那个钱跟着衣服都洗掉了毛。

随着旧服装,还有家电,自行车,日用品,当然也少不了渔具。我觉得后来看一个海员日记说国人在日本,人家放在海边等鱼咬钩的鱼竿都给人收走了拿回来卖,那种我没见过。但是都是一堆一堆的破渔轮。去了你就挑吧,价钱看你怎么讲,一般卖的看你什么样的人,小孩就不理你,如果看有钱就漫天要价说是什么什么品牌。其实在日本都是垃圾箱捡的。哎,想想到给现在讲真是丢死人。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按鱼种查询
 
 
辽ICP备090029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