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钩一族
           
 

这文章本来是一月二号就开始写了,眼看快二月了,赶紧写完,咱不能白拿队长的勋章啊!以下是原文:来日本有两个月了,日本这办事效率真的是太鸡儿慢了跟咱国内没法比,签了合同过了两三个礼拜才终于住进租的房子,办个银行卡半个月。。。反正来了一个月以后才终于有精力去钓鱼了。虽然在大家的印象中大阪是个海滨城市,但是大阪下面辖了42个市/町,我其实是住在山里的部分。一开始是学校附近找池子、湖去钓,以前听人说日本随便一个臭水沟就能钓大口黑鲈,讲实话我去了好几次从没见过旁边钓鱼的日本人钓上过大口黑鲈,每次都看他们空军。可能是现在天冷了淡水不好钓吧,网上搜能看到有钓到大口黑鲈的。

这淡水不行咱就去钓海水呗。最近这不是安顿下来了,渐渐也就开始往离得比较远的淀川河口搜索,期间还把实验室的师兄老陈也拉入了路亚的坑。淀川和海边钓了几次鱼虽说没有太大的收获,但是至少是开张了哈。这里就得提一下老陈了,此人是福建生人,自家就有承包养殖的海,却几乎没钓过鱼,最近认识我后才接触路亚,但是这人有一种名为好运的超能力加持。几次探点下来有鱼口就上鱼,没鱼口挂尾巴挂眼睛也要拉上来强行不空军的运气羡煞本人。第一次带他路亚就在淀川用米诺挂尾巴拉上来一条将近大腿粗细的巨鲤(因为他是第一次钓,中鱼后是我接过竿子给他钓上来的,这条鲤鱼力量和耐力都很强,差不多花了五分钟才拉到了岸边),之后半个月又连挂带钓的解锁了带鱼(应该是咱大连讲的渤海刀吧)、海鲈等等。。。而这几次我本人都是空手而归。


一月二号日本这边还在放年假,我纠结了很久最后决定晚上去淀川河口再去试一试,不去钓哪来的鱼获呢笨鸟还不先飞?下午四点多出发,等到地方了已经六点了天都黑了,也没什么灯光,周围一个人都没有还有点害怕。这个点正是涨潮的时候,水流是从海里往河里倒灌,但是河水也不示弱啊,米诺扔进去很快就被两股水流冲到岸边了。甩了两杆摸清了水流的规律,第三杆抛出去让米诺迎着海水倒灌的方向往回收,收到一半突然中鱼了,咬口不重我心想鱼不大吧。

一边慢慢收线一边往后退去拿抄网。(说到这个抄网,上次钓到那条巨鲤的时候没准备抄网,因为有障碍没办法靠近使用控鱼器,看着不到两米外的将近七十厘米长的大鱼提不上来干着急,折腾了五六分钟最后把鱼放了,自那以后抄网就是每次游钓的必备之物了。)往回走的时候轮子一直哒哒哒哒的出线,自己改装的轮哈原装的没声音,感觉这鱼还是比较有劲的,但咱这是拿来岸边钓小型青物的装备完全不虚它,它冲就任它冲,反正这河口也没什么礁石,你来我往大概三个回合它就在身边的水面上扑腾了。虽然海水鱼力量大但是和之前的鲤鱼比起来力量差太多了,毕竟体型上那条鲤鱼要大太多。天比较黑我也看不清是什么鱼,只知道肯定不是海鲈,因为全程都没有洗鳃。网子网住以后往上一提,哇老沉了,网子太长了这费力杠杆,整个网杆子都弯过去了。兜上来开灯一看居然一条大黑鲷,尺子一量有48cm,毕竟用的120mm的米诺,黑鲷本身不够大的话应该不太会攻击这么大的饵,日本这边一般用的都是60mm上下的小波爬或者软饵去路黑鲷。第三竿就中了这条2020年开年鱼,这时候心里已经很满足了,随心所欲的甩到了八点多就开始往车站走,等着坐九点半的车,一路回去都已经晚上十一点五十分了,回到家发现这条六点多就上岸了的黑鲷居然还活着,放盆里养了一会居然又游起来了生命力真是顽强。连夜趁鱼还活着就给杀了,这鱼杀起来真的太麻烦,鱼比菜板还大,鳞、皮和骨头都非常的结实。

之后请来了老陈来家里做水煮鱼吃。老陈带来了他挂眼睛钓上来的海鲈一起下锅了,对比一番之后大家都觉得还是黑鲷要好吃一些。

最后祝大家在2020年都能钓到让自己满意的鱼获~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按鱼种查询
 
 
辽ICP备090029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