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钩一族
           
 
上一页
下一页

每天看队长黄泥川钓鸦片的汇报,大鸦片真“待人亲”啊,可惜去不了心里急的“一卡卡”的。孩子18号放假就要进入假期“集训”模式,工作中心将全部放在陪孩子上“补习班”。当爹的也知道孩子累,想让他休息放松一下,可是没办法啊从小就接受的“应试教育”,一切以分数论高低,不想让他长大后才理解“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诗句中的悔恨。

孩子放假前最后一段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果断发动“御用人力大驱”向老虎牙一带游弋,伺机而战。
7月17日多云,有雾,南风4到5级。码头里风平浪静,外海却波涛汹涌。照例米诺、铅笔、VIB所有标点甩一遍,无口。换套路崖子边“蜜汁虾仁”(不是腌制的虾仁哈,是以前用剩下的大虾都变色了)闷底钓黄黑,无口。潮水渐渐涨高,疾风卷着浪涌无比亲切的拍打着小船,"久经考验的老战士"听着马达发出的重金属夹杂着海浪拍打礁石的打击乐,在近两米高的海浪中随波飘摇、浪花里舞蹈,还没感受“乐逍遥”就已经坚持不住了,果断撤退到石槽大坝边修整补充能量。

 
按鱼种查询
 
 
辽ICP备090029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