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钩一族
           
 
上一页
下一页

最近小棉花火大了,有点浮躁,昂在我跟前一条接一条牙鲆的上,我当然也是各种打压他但是都起不了什么作用。没办法只能请一个高人,看看能不能压住他。当年海岛上英姿飒爽带墨镜的胡子哲野,隐居了1年没钓鱼被我请出山,咱论坛的老会员都应该很熟悉。其实我也就是唯恐不乱看看他跟棉花神谁厉害哈哈。小棉花去之前被我哈虎和威胁,我说你看着办你这次再上船一条一条上哈,下次就别想我带你,好嘛老哥难道真被我的淫威震慑了?说上船给钩尖都剪断了喃信么?
6月29日,6月倒数第二天,马上就要进入7月了,今年花霸子还没长出形,海水表层温度也只有16度,夏天一点样子没有。但今天确是格外热。我们11点到海边集合,俺们到的时候他们早上钓鱼的钓友还没上岸。胡子早早就到了,在海边焦急的期盼着我们。

太阳暴晒,感觉透过防晒服晒的脸都疼。我们顶着烈日蹲在地上吃盒饭,一边等老大回来。没多一会船就回来了。老大脸晒的通红,说一上午钓7条,鱼口不好细碎。竟是小崽子,光小崽子放了5条。牙鲆哈,不够1斤的,放生。

 
按鱼种查询
 
 
辽ICP备090029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