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钩一族
           
 
上一页
下一页

不要怪这个汇报不精彩,你们会在接下来的文章中看到我很低落的情绪,好像是一个美食家,品尝美食写汇报,和看人品尝美食,看他们开心的表情写汇报,昂,效果你懂的。

刚从山东回来,腚还没坐耶呼,昨天黄泥川出鸦片了就。爱买赶紧组织弄啊。结果让小棉花听到非嗷嗷要赖着去,不爱带他,这老哥运气太好不但31斤撸子,不管上哪,昂就上长海县光秃秃的沙滩管谁钓不到他都能钓到达标黄,属于那种一堆人里冒尖手气非常好的。一般跟他钓鱼都会很郁闷,这个魔咒除了中文名能破,目前好几个钓友都饱受其害,求我封杀他。

行啊,我说去去去吧,俺俩还近便一起走,互相是个照应。再说我刚从山东牙鲆大学拿的高学历昂,怕谁。膨胀的不要不要。
今天主要是船路,因为中午要转风,我们计划4点就出海,钓一早上10点撤退。我昨天晚上7点半天没黑就上炕睡觉了,嗷嗷香,一觉睡到2点。起来给早饭准备好,喊女子组起来,然后微信喊老大和棉花。早上路很好跑,4点10分海边集合。这时候天已经有一半放亮了,老大说赶紧推船,还在落潮一会船出不去了。

 
按鱼种查询
 
 
辽ICP备090029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