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钩一族
           
 
上一页
下一页

7月2日星期日,下午三点到达左岸。天气预报东风,于是直接奔马兰河口去了。
挑月桥附近下面钓鱼的不多,岸上倒好几个,都是抛杆。我的理解抛杆都是往开阔地打,好奇人家为什么在这河道里玩,能钓到鱼么,是不是奔鲈子去的?一看鱼货还不少,都是黑鱼黄鱼,还有一条小扁扁。挺稀奇呀!扁扁也进河道,看来要么海里没吃的了,要么岸边小鱼仔多了,连这种深水底栖鱼类也跑到浅水蹭饭了。
下到河岸堤坝,轻钩小饵细线,边甩边北上,零星上了几条小黑。
二桥下遇到一对老少爷们,可能是父子,年轻人在教老者玩路亚,好温馨!路亚垂钓是一种很不错的娱乐休闲运动,越来越普及了,只是大连这海边多开放些就好了,把路亚建成大连另一个名片,不是很好么!
正好满潮。马兰河满潮小黑就不好钓了,要连杆那得是半潮。于是换上4号曲柄钩,7厘米白色卷尾,一厘米直径珍珠白挡豆,10克橄榄铅,0.8大立马。一是受了网友小棉花童鞋的刺激,也想蒙一把鲈子,再者,包里正好一个右手水滴轮,拿来练练左手抛投,毕竟左右手都能玩才能算路亚高小毕业。
也不知为什么,我如果用纺车轮大力马抛投时总是炸线,线上总是能鬼使神差的炸出一个个小疙瘩啥的,虽然用鱼钩刺可以解开,但毕竟很费神,所以大力马我只用在水滴轮上,虽然水滴轮炸线更频繁,但是毕竟只是在线杯上乱线,不会在线上出疙瘩死结啥的,好解。顺便说一句,如果是0.8~1.0以上的好点的线,水滴轮上尼龙炸线比大力马更容易解开一些,像我这样玩细尼龙的,趁早别沾水滴轮,哭死。
以前刚玩路亚一般包里水滴(缠大力马)纺车(装尼龙),手上直柄竿枪柄竿各带一只,现在真心的懒了,枪柄竿扔车里都发霉了,出门只带直柄UL竿一枚,整过来用纺车轮,翻过来就装水滴,一竿子玩到底。人家玩路亚的一般越玩儿越讲究,装备越玩越高级,越细致,俺这是越耍月退步了呵呵呵。
扫街,2.1米杆子,抛投距离三十米顶天了,一个地方左中右三竿,转移到20米远下一个位置再来3竿。期间光看见梭鱼在河心蹦了,并没有什么鱼口,偶尔在岸边脚下一些愣头青小黑从水底窜出来,咬一口发现饵太大根本吃不下扭头就跑了,铅太重看见它咬却根本感觉不出来。我倒不在意鱼,专心练杆,收的比较快,生怕重铅沉的快触底给挂了。

就在二桥三桥之间第二个岸上突出的圆台附近,我一竿子下去,收到20米的时候忽然感觉水底下哐哐两下子,然后就没有动静了,我还以为水下有什么暗礁呢,收上来一看7厘米大饵给什么东西撸钩尖上了,又没有挂水草,这应该碰到什么大物了吧!一定是刚才攻击不中。肾上腺素立马升高了,有戏!赶紧在刚才下竿的区域扇面搜索,果然第三竿下去,仍然20米处,康慈一下子,轮子不动了,杆子一紧,下意识暴力扬竿,ul小竿立马满弓!收竿这个费劲啊,杆子一顿一顿的,血压都升高了,好大物,难道今天果真碰上撸子了?劲头倒是有,不过肿么这么漂呢?感觉轮子摇了好久鱼也不出水,今天右手轮很不习惯,累的左右手臂生痛!等快到岸边才看清,一个螺旋桨叶一样的物体在水里左忽右飘兜着水,哈哈,原来是个扁扁,幺西哒,好开心啊!直接飞上岸,噼里啪啦的直翻腾,还挺凶的样子。这玩意我还是第一次钓到,钓友说是石江子。没想到底栖鱼还这么猛,我的饵摇的飞快他都能追上,真神奇。这玩意真贪吃,7厘米的大饵被它吞了一大半,嘴巴咬的死死的就是不松口。感情小家伙还有牙,还挺锋利的,我撬他嘴巴准备摘钩的时候它照着我大拇哥就是一口,给我手指头咬出血了,好痛啊,呜呜呜。。。

 
按鱼种查询
 
 
辽ICP备090029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