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钩一族
           
 
上一页
下一页

记得去年这个时候在东港钓海富正是旺季,可今年全副武装去了几次都是铩羽而归。前几天听说燕窝岭有大物出现,于是乎今天约上老友兵发燕窝岭。

按先前朋友发的定位很快找到下到山底的小路,我和老友沿着崎岖的山间小路艰难的下到山底。都知道钓鱼不仅是个技术活重要的还是体力活,我俩重装满载到达钓点都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

抽袋烟稍作休息后开制窝料“红海哥1号+南极虾+蚕蛹粉+促食剂”(百试不爽小配方),组装钓具4.5米矶钓竿+5B阿波,一切就绪挂饵开钓。由于去的较晚潮水刚刚开涨,水流自西向东流水深大约6米,钓组调到5米半。随着一阵密集炮火过后(打窝),阿波开始出现轻微的小动作,几次扬竿刺鱼都空枪。时间慢慢流逝,潮水渐渐上涨,期间收获十几条达标小黑、小黄就是没见到传说中的大物。

老友拿着我给他组装的3.6矶钓竿在两个礁石间钓小黄小黑玩的不易乐乎,我看着见底的窝料心中暗想:剩下窝料都打到你的钓点里吧,让你多钓点小黄好有***陪我钓鱼”。我把剩下的窝料一勺不剩的都打在了老友的钓点,回身开始收拾钓具刷窝料箱准备返航。“哎呀我艹,这条大啊”随着一声尖叫我赶紧回头看老友,3.6的矶钓竿已经大弯而且不停的朝水面点头,我赶紧指导他不要摇轮立起竿,这一刻太突然老友毫无准备大鱼挣扎几下就断线逃脱了。我调侃他:“我的3.6矶钓竿可是东港钓过将近1斤半的黑鲷,今天特意给你准备的看看你的臭水平让你用白瞎了”。老友带着几分沮丧默默的低头重新绑钩挂饵开钓。我继续收拾我的钓竿,把整理好的东西一样一样的往岸边送怕潮水涨上来。

“这鱼挺好看啊’。我想都没想的回了一句“金鱼啊‘,当我抬头看他得时候老友正手里拿着一条全身黑白杠的小鱼笑嘻嘻的看着我。“我去我今天哈大了石雕”,我扔下手里的东西连爬了几个礁石来到他的钓位,用止血钳小心翼翼的接过小石鲷,这鱼是我见过的大连海边能钓到的最漂亮的鱼了,不仅漂亮黑白两道都吃得开。老友非常懂事以歇一会看股票的名义非得让我用他的杆子继续钓,为了不让老友错过大好的股票行情,我就勉为其难的接过钓竿挂饵开钓石雕吃食非常谨慎,也可能选的鱼钩太大不适合钓它,往往阿波出现鱼汛提竿就是不中鱼。如此反复几次后,当阿波入水没鱼汛的时候我试着轻轻的提了一下竿尖,马上传来铛铛两下清晰的咬口,提竿刺鱼石雕顺势出水,钓获石鲷解锁成功。我使用同样的方法钓获两条石鲷,期间还跑了两尾都是钩子大没吞牢跑掉的。

返航的时间到了,重装变成轻装可上山的路太陡了,足足用了20分钟才上到山顶,老友的脸都累白了我问他啥时候还来,他回了句先缓半个月再说,嘻嘻我知道他肯定等不到

 
按鱼种查询
 
 
辽ICP备090029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