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钩一族
           
 
上一页
下一页

老大说这条鱼肯定哈大了,哪有大太阳天出来咬钩的。点就是真正。


结果也不知道是用力过猛还是得瑟大了,上完这个鳝鱼。我就不舒服,脸色发白。赶紧给晕船药吃上,媳妇也说不好受也吃了一个。好嘛,吃下去,没5分钟直接给药喷出来了。后来就各种打窝子。连续打了三次窝子。最后一把,吃的是黄瓜,吐出来的是黄瓜陷跟饺子陷一样。天涯看了一眼连他几十年不晕船的海员都犯恶心了。哈哈,我就想像戴维一样,可以一边打窝子一边溜鱼的战士,但是好汉架不住三次窝子啊。全船被我搅合的也钓不成,只能到浅水玩玩路亚,老大开始就说这个季节浅水没什么鱼。果然都是雀黑。我怕拖集体后退,主动要求上岸休息。

 
按鱼种查询
 
 
辽ICP备090029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