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钩一族
           

今年夏天没有往年热,但是钓鱼人的心却燥的很,小的不惜钓大鱼钓不着的。自从上次小棉花在圣亚切线疑似跑了美国红,然后又在马兰河断线跑了大物后。我们就一直在拿他的跑鱼开玩笑,虽然他很认真的在辩解,还有中文名不情愿的作证,但没拿上来的永远都没人信,棉花也一直在攒着这股劲等待翻身。你知道虽然他脾气好但是人很要强。最近就三天两头的到处寻摸打探哪块出大鱼。看视频研究钓法,半夜在家绑钓组碗都不刷衣服都不洗。

这不听说小平岛出了大黑,昨天棉花大中午顶着太阳就去了。后来我下午问他钓的怎么样,他告我快来吧凌水出巨物了,我还以为是骗人,后来得到多放证实,确实有钓友在陵水钓到了鲈鱼而且个头还不小。我说你先回来吧,潮已经过了,下个潮怎么也得午夜。今年多少次的追踪巨物已经让我身心疲惫,我简单了准备了几个稍微大点的软饵和米诺,等待晚上的行动。晚上9点半棉花准时开车过来,一上车就给我看他自己用指甲油画的红头米诺。我在那笑。棉花说他不但精心画的红头米诺,白天还好顿去踩点,退潮观察现场地形环境,跟现场工地工人呢唠嗑问鱼情,做了充分的调查。还带了个小桶准备装鱼。我就随口一说,我说你这小桶能装个鱼头啊,擦没想到最后真格鱼头都装不下。

说到陵水那个河口(就是我最近拍视频钓雀沙滩那个大坝边上)其实以前就有人跟我说过那里有鲈鱼,但是个体都不大,最早00年好像有一篇文章上了当时的《中国钓鱼》杂志,两个老哥漂钓上了一条20斤的大鲈鱼,当时没有凌水大坝,只能算海事大学船坞出海口。但是今年那里在施工治理河道,给河水节流了,之前去了一次专门甩鲈鱼但没口。棉花说不对啊,今天那个河开闸放水了,昂,我说那不憋毁了鲈鱼都上来吃食。弄!

到了凌水的时候中文名已经早到,说人悬了,全是车全是人全是头灯全是米诺啊。我一看这阵势还不给鲈鱼都吓跑了,再说9点潮水水位还低,连水都没有钓什么劲,走吧小平岛钓会黑鱼解解闷去。
来小平岛纯粹是消磨时间,等待涨潮,完全不是今晚的行动计划内。

但是几个小伙伴钓雀黑还钓的忘乎所以了,直到11点半,棉花突然说咱今晚是出来干什么的,我说对哈,赶紧凌水!

上一页
下一页

小平岛的雀黑还挺有劲。期间棉花在我身旁上了一条挺大的,竿弯的不行,老哥暴力摇轮。我说你能不能不表现的像个新手?结果半路脱钩,上来看3.5g铅头钩被拉瓢了。我说目测这条有1斤半以上。幸亏这条跑的鱼,他后来给泄力调到了最佳。

 
按鱼种查询
 
 
辽ICP备09002961号